设置

关灯

第一一一一章 爆发

    这是吕骁头一次见到父亲这般怒形于色,噬人的眼神,就像乌云密布时的天空,蕴藏着呼之欲出的狂风暴雨。

    戏策叔父于父亲之重要,他这个不喜欢动脑筋的人都知晓,兄长难道不知?

    “站起来。”

    平静的语气里这会儿却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吕篆低着头,老实起身,然则还没站直,便感觉腹部处一股巨力传来。

    轰!

    书房的大门就此炸开,吕篆的身子如同炮弹飞出,重重摔落在书房门前的庭院。

    噗!

    张口吐出一口闷血,吕篆倒在地上难以起身,腹部处更是痛得厉害。

    “逆子,你知不知道你都干了什么!”

    从书房显出身形的吕布暴吼,大步朝庭院走来,脸上怒气大涨。

    显然,这回他是动了真怒。

    “父亲,您且息怒。阿兄这般做法,自有他的道理,您不妨先听听他的理由。”吕骁见状,赶忙从旁劝阻,然后又冲着兄长急道“阿兄,你倒是说啊!”

    尽管两兄弟私下有所不和,但至少兄弟情谊还在。

    吕篆闻言,很是费劲的撑着地面,艰难起身,他看向怒不可遏的父亲,诚然说道“戏叔父走的那年,正值父亲与曹操等人恶战。倘若将此事告知父亲,以父亲的性情,必然班师回朝,关东逆党因此得以喘息,天下一统,不知又要等到何年……”

    “等上十年二十年又如何,即使为父老了,也还有你们下一代,天下早晚能够一统。可先生呢,能死而复生吗!”

    吕布狂吼一声,此刻乖巧懂事的大儿子在他眼里,竟变得无比的可憎。

    他恨儿子欺骗了自己,也恨自己没能早些察觉,以至没能见上戏策的最后一面。

    另一边的吕府别苑里,严薇踩动着织机,正为儿子缝制着世子所穿的锦服。

    忽地,有仆人惊慌来报“夫人,大事不好了!”

    “何事如此惊慌?”

    “不知什么原因,老爷和两位公子闹翻了,大公子受伤不轻……”

    嘎~!

    听得这个消息,木织机陡然而停,大概料到会是何事的严薇当即放下所有事务,急忙跑向吕布所在的书房。

    这大概是她几十年来,跑得最快的一次。

    赶到庭院的时候,大儿子吕篆捂着胸口,面白如纸,而庭院中央,吕布和吕骁此刻正大打出手。

    眼瞅着父亲还要继续责打兄长,吕骁自是不能坐视不理,父亲下手没轻没重,兄长虽然有两下子,但身板儿根本吃不消父亲的力道。

    方才那一脚就已经伤及了筋骨,要是再来一下,估计兄长下半辈子得在床上躺着过完。

    逼不得已之下,吕骁只能出手进行制止。

    吕布这会儿正怒火上头,见到小儿子也忤逆起自己,更是大为光火,索性将怒火发泄到小儿子的身上,父子两也就此大打出手。

    严薇的到来,及时制止了父子二人的斗武。

    她本就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女子,能够让丈夫如此怒火冲天,想必是那件事情已经瞒不住了。

    可严薇还是先质问了一句“夫君,你之前答应过我!不管篆儿做错了什么,你都不会伤他,如今,为何出尔反尔?”

    看着受伤颇重的儿子,当娘的眼里满是疼惜。

    “此事另当别论,你可知道,咱们的好儿子干了些什么?”

    “不管做了什么,他都是你的儿子,也永远将你视作最英雄的父亲。”

    妻子的语气没有想象中的疑惑和惊诧,更没问什么事情,吕布便猜到“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是,是我叫儿子这般做的,你若想动手,只管朝妾身来就是!”严薇望向丈夫,很是坦然的承认下来。儿子抗的已经够多了,她这个当娘的,也该为儿子将这天撑上一次!

    “你!”

    吕布狰狞的怒吼一声,好在仅存的一丝理智将他拉了回来。

    啊!

    厉声咆哮,吕布一拳轰在院墙,所有的愤怒倾泻而出。

    烟尘散落之时,坚固的墙壁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窟窿。

    “你们母子俩真是好样儿的,就我一个人蠢,这么些年,一直被蒙在鼓里!亏我还满心期待的等着先生出关,我就是个傻子!”

    “滚,都给我滚!”

    不去看拳头上渗出的血水,吕布指着外边,面容阴戾的大吼起来。

    严薇默默不发一言,牵着两个儿子走了。

    “娘,我们就这样走了,父亲会不会彻底崩溃?”挨了父亲一脚的吕篆,这时候仍旧为父亲的状态感到担忧。

    戏策的死,于吕布而言,无异于信仰坍塌了一般。

    丈夫这般模样,严薇心里又何尝不难受。

    只是,这会儿吕布正处于盛怒状态,说什么都没用的,只有时间才能够让他慢慢冷静下来。

    “这次,我也伤了你们父亲的心了。”

    严薇眉梢低垂,不由的叹上一声,比起当初严家被削时的夫妻争吵,此番她的心里,愈发的不是滋味儿。

    当日,吕布毁掉了整整两座别苑,严薇种植的花草,也惨遭殃及鱼池。

    挥使完了体内怒气,吕布在院儿里孤坐到下午,然后从冰凉的石阶上起身,回屋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只带了陈卫一人,便出府去了。

    他要去的地方,自然是戏策的府邸。

    戏府门外,每日都候有不少的陌生人物。

    尽管戏策宣称闭关不见,但仍有不少外地来客,怀揣各种心思,携有重礼,想要见上戏策一面。

    戏策不见,他们也有的是耐心。

    然则当瞧见吕布径直步入戏府之时,这些人眼红不乐意了,纷纷嚷嚷起来不是说戏先生闭关么,这个人凭什么就可以进!

    “你们瞎眼啦,这是当朝武昭王!”

    街道上巡游而过的守卫稍稍科普一下,这些人立马就肃然起敬,赶紧对着那道高大身影连连作揖。

    吕布心情不好,自然是没心思搭理这些人的,他迈步走入戏府,府内仆人见了,无不躬身行礼。

    没走多远,便望见了一个熟人。

    那人见到吕布之后,先是一愣,继而露出些许惊慌之色,赶紧把头偏向一边,装作没看到吕布的样子,转过身迅速走去。

    吕布见状,虎着脸“胡车儿,你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