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 财路

    第二天,路承周接到了川崎弘的电话,约他晚上再去须磨街吉野饭店。

    路承周心里很是诧异,昨天才成立同学们,今天又约自己见面,是不是太过急切了?

    想到川崎弘的身份,路承周没有拒绝。

    路承周到的时候,没有看到其他人。

    路承周很意外,今天晚上,不应该还是同学聚会么?

    “路君,我想请你担任同学会的常务理事,不知你是否肯屈就?”川崎弘见路承周四处张望,马上抛出了话题。

    “我能胜任么?”路承周“受宠若惊”的说。

    “你在学校的时候,成绩很好,是别人学习的楷模。毕业后,升职最快,此次破的绑架案,是个很有典型的案例。”川崎弘微笑着说。

    “多谢老师的鼓励和肯定,那我就试试。大事情还要靠老师把关,我只做具体工作。如果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请老师及时批评指正。”路承周沉吟半晌后,郑重其事的说。

    “其实同学会也没什么事情,你肯定能胜任的。”川崎弘对路承周的态度很满意。

    路承周正要说话的时候,走进来一位穿着和服的日本男子。

    川崎弘马上给路承周介绍:“这位是野崎先生,是这家饭馆的老板,也是我的好朋友。”

    野崎跟普通日本人一样,个子不高,皮肤黝黑,看上去也很壮实。

    “路先生,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野崎朝路承周鞠了一躬,谦恭的说。

    “以后经常会在这里聚会,如果我不在,你可以直接找野崎。”川崎弘在旁边介绍着说。

    “野崎先生客气了,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关照才是。”路承周站起来,朝野崎鞠了一躬,客气的说。

    路承周与野崎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了一下,路承周马上收回了目光。

    他心里暗暗诧异,野崎就像一头野兽,目光充满了侵略和野性。

    “只要大家赏脸,以后你们同学会在这里的花销,全部打五折。”野崎马上说道。

    “打五折?那你不是要亏本?”路承周不好意思的说。

    “你们能来小店,是我的荣幸。川崎君又是我的好友,这是应该的。”野崎热情的说。

    “那就多谢野崎先生了。”路承周客气的说。

    野崎走后,路承周深深地看了一眼他的背影,他觉得,野崎不像饭馆老板。

    野崎的眼神,努力想显示谦和,但路承周在他的眼神深处,看到了一丝狡猾的味道,就像一只老狐狸看到猎物似的。

    “路承周君,昨天你说要成家立业,有什么具体想法没有?”川崎弘问。

    “努力工作,争取多攒钱娶媳妇。”路承周连忙说。

    他不知道川崎弘是什么用意,不敢随便说话。

    “我听说,英租界的巡官,随时可以结婚,而巡长和副巡官,最多一半允许结婚,巡警的话,结婚的人不能超过百分之三?”川崎弘好的问。

    “这是针对印捕的,事实上,华捕的话,能批准结婚的更少。”路承周叹息着说。

    “没关系,你刚毕业,等手里有点积蓄,再破几个案子,也应该能升巡官了,到时候不受限制结婚。”川崎弘安慰着说。

    “现在这点薪水,想要存钱娶媳妇,怕是比较困难。”路承周叹了口气说。

    “有没有想过,额外再领一份薪水呢?”川崎弘突然说。

    “怎么领呢?”路承周心里一动,不动声色的问。

    川崎弘今天让自己来聚会,很有可能,就是为了给自己介绍一条“财路”。

    “当然是发挥你所长了,你之前是巡长,现在是副巡官……”川崎弘意味着的说。

    “知法犯法的事,我可不能干,这不也是老师一直教导的么。”路承周淡淡的说。

    “老师怎么会让你做犯法的事呢?比如说,有位记者,对英租界的案件,以及其他事情都有兴趣,愿意出钱买这些新闻线索,算不算犯法呢?”川崎弘问。

    “严格来说,也是违规的。”路承周缓缓的说。

    “只要你不说,就不算违规。”川崎弘笑着说。

    “老师应该知道,我们穿制服的巡捕,碰到大案的几率很少,我想那位记者朋友,可能会失望。”路承周说。

    “记者嘛,对所有的事情都好奇。如果你担心钱的话,我想他会愿意按月付钱,有好的线索,再单独付费。有了这趣÷阁额外的收入,你想要娶媳妇就容易了。”川崎弘连忙说。

    “这个……”路承周沉吟着说。

    “世界上的事,九CD是钱能解决的事,比如说今天的聚会,如果没有钱,以后就散了。”川崎弘劝导着说。

    “那剩下的一成呢?”路承周问。

    “剩下的一成,需要更多的钱才能解决。”川崎弘正色的说。

    “老师言之有理,但是……”路承周犹豫着说。

    “但是什么?”川崎弘问。

    “一个月能给我多少呢?”路承周问。

    “这个嘛,好说。”川崎弘松了口气,他以为路承周还要推辞呢。

    路承周走后,川崎弘独自坐在房间,没过一会,那个矮壮的野崎走了进来,对川崎弘躬了躬身后,他跪坐在对面。

    “川崎君,怎么样了?”野崎与川崎弘,竟然没说日语,而是用汉语交流。

    “基本上没问题,对这些中国人来说,用钱能解决绝大部分的问题。”川崎弘得意的说。

    “真是太感谢川崎君了,我代表野崎公馆再次谢谢阁下。”野崎连忙站起来,对川崎弘鞠了一躬,感激的说。

    野崎当然不是什么饭馆老板,而是位于须磨街的野崎公馆负责人。

    野崎公馆是受关东军委派的特务机关,负责人野崎,曾是日本海军退役少佐。

    野崎公馆的主要任务,是收集英、法、意租界的情报,包括政治、军事、经济动态。

    “都是为帝国服务,这不算什么。”川崎弘不以为意的说。

    “你组建的同学会,所有经费,全部可以由野崎公馆负责。”野崎诚恳的说。

    “不必,这趣÷阁费用自有驻屯军负责,你只需要负责路承周的费用就可以了。我跟他谈妥,每月银元五十圆,提供情报的话,再额外支付奖金。”川崎弘说。

    “太感谢了,这个路承周,能为我所用吗?”野崎问。

    “他现在不就开始要为你所用了么?这些中国人,骨头都很轻,眼里只有钱。”川崎弘再说到路承周的时候,眼里尽是轻蔑。

    作为一名大日本帝国的优秀子民,他觉得中国人是低劣的民族,如果不是为了帝国的得益,他才不会跑到中国,放下身段与这些中国人交往。

    “此人身份不一般,如果能对大日本帝国保持忠诚,对我们搜集情报将大为有利。”野崎说。

    “对中国人,总要保持足够的警惕,永远也不要完全相信他们。”川崎弘叮嘱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