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张小虎

    “果然不愧是男主角,吃了这姑娘的狗还不算,竟然还把这姑娘的心也给勾出来了。”

    李侠客见白无瑕说起张小虎时神情有异,就知道身边这位姑娘是有点动情了。

    “女人脸红红,肯定想老公!”

    这白无瑕眼看就要成了红无暇了,七情上脸,不问也知道有奸情。

    李侠客手持长枪大步前行,身后白无瑕紧紧跟随。

    因为李侠客所在的地方距离少室山较远,两人走了好长一段时间,方才到了少林寺。

    白无瑕对李侠客道:“李大哥,这个小子现在每天都在寺外偷看我爹爹习武,少林功夫本来不准外传,我爹爹明知他偷看也不管他,哼,对他比对我都好!”

    李侠客对白无瑕斜眼相睨,“哦,无暇啊,我问你,你怎么知道这个小子天天偷看武僧练武?难道他偷看练武,你就偷看他偷看练武?”

    他这句话说的极为绕嘴,但是白无瑕却听明白了,闻言脸色一红,目光躲闪道:“谁……谁偷看这个臭小子了?人家只是凑巧路过这里罢了!”

    李侠客笑道:“哦?原来是凑巧路过啊?来来来,咱们再凑巧路过一次!”

    两人一起向少林寺演武场附近走去,走了几步,就看到一名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正踩在一块青石之上踮着脚尖往院内观瞧。

    此时正是少林寺武僧习练功夫之时,院内呼哈之声不绝于耳,这名青年趴在墙上看的津津有味,聚精会神之下,连李侠客与白无瑕走到他身边都没有发现。

    “张小虎,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偷看武僧习武!”

    白无瑕走到这青年身边,一脸严肃的呵斥:“少林功夫,概不外传!你敢偷看,小心僧值处罚你!”

    小青年吓了一跳,一个趔趄差点从石头上摔下来,扭头看到是白无瑕后,方才放下心来,“姑娘,是你啊。”

    他挠了挠脑袋,很不好意思道:“我就是想习武,才偷看大师他们练功。其实昙宗大师已经同意我练功了,不过他让我先担水练基本功,我就是好奇他们练的功夫是怎么样的,这才跑过来看看。”

    对面这个小青年个头不高,虎头虎脑,只是眼底深处藏着一缕疯狂,似乎体内压着一座火山,随时都能喷发出来。

    张小虎跟白无瑕说了几句后,很是畏怯的看了李侠客一眼,“这位大哥,你是……”

    白无瑕道:“这是我大哥李侠客!张小虎,你吃了我的阿黄,今天李大哥帮我报仇来啦!”

    她扭头对李侠客道;“大哥,就是他!你帮我揍他一顿!”

    李侠客好笑的看了白无瑕一眼,笑道:“一只羊!”

    白无瑕一脸茫然,“什么一只羊?”

    李侠客道:“我把这小子打一顿,你得给我一只羊吃!”

    白无瑕一脸愕然,气愤道:“你还要吃羊?你比这张小虎还坏!他吃了我的阿黄,你还忍心吃我的小羊?”

    李侠客哈哈大笑,弯腰伸手,已经抓住了张小虎的脖子,将他提到半空,对白无瑕笑道:“怎么揍他?要不要我现在就掐死他?”

    这张小虎的父亲号称神腿张,一身功夫其实不弱,张小虎得神腿张真传,身上功夫并不很低,最起码王仁则身边的侍卫秃鹰,就不一定能打得过他。

    可是现在李侠客弯腰伸手,轻轻松松的就把张小虎给提溜起来,这张小虎连躲避都躲避不了。

    李侠客这具身体身高九尺,手长脚大,此时将张小虎提在半空,犹老巨虎抓兔,看着不成比例。

    张小虎双腿在半空乱蹬,却无论如何脱身不得,脸色涨的通红。

    白无瑕见状,一颗心砰砰直跳,心疼的不得了,“快放下,快放下,别真伤了他!”

    李侠客看向白无瑕,“一只羊!”

    白无瑕不及思考,急道:“一只羊就一只羊!哎呀,你快放下他!”

    李侠客将张小虎轻轻放下,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笑道:“小虎是吧?兄弟,得罪了。一会儿我请你吃羊肉赔罪!”

    张小虎双脚落地之后,又惊又怕,他当初逃命之时,面对王仁则也没有面对李侠客时这么的无力。王仁则他还能对上几招,可是面对李侠客,他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就在他神不思属之时,昙宗和尚的声音从院内响起,“什么人在外面喧哗?”

    随后破空声响,这大和尚已经从院内跳出,看到李侠客等人之后,笑道:“原来是你们仨啊?小虎,你不去挑水,在这里做什么?无暇,你怎么不去放羊了?”

    他最后看向李侠客,“侠客,这几天不见,你好像又健壮了几分。今天怎么有兴致上山了?”

    这寺内的墙壁少说也有一人多高,可这昙宗和尚从院内飞跃而过,却显得轻松之极,令李侠客极为艳羡,看来这少林寺内好像真有轻身功夫。

    见昙宗和尚发问,李侠客笑道:“昙宗大师,我是来送还经书的。”

    他从怀里把五禽戏的手抄本递给昙宗,好奇道:“大师,你刚才从院内跳出墙外,用的是轻功吗?”

    “轻功?”

    昙宗一愣,“什么轻功?哦,你说是提纵术啊?”

    他笑道:“我刚才用的是轻身提纵术,不过叫做轻功也不算错。”

    他看向李侠客,“怎么?想学啊?”

    李侠客道:“那还用说?我这次来少林,主要就是想学两种功夫,一个是内功,一个就是轻功,现在五禽戏我学了,发现确实像是内功,但是轻身功夫,我到现在还没有摸到头绪。”

    昙宗和尚笑道:“你怎么什么都想学?侠客,贪多嚼不烂啊!”

    李侠客道:“艺多不压身!”

    昙宗和尚上上下下看了李侠客几眼,“你现在桩功练的怎么样了?只要你能在悬崖边上与敢与我交手,我就传你提纵术。”

    李侠客跃跃欲试,“我这段时间,桩功一直不敢懈怠,正想试试手,嘿嘿,大和尚,我要是失手把你打下悬崖,你可别怨我!”

    昙宗和尚道:“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两人再次来到上一次的那个悬崖边上,李侠客将手中铁枪往地上一插,“喀嚓”声中,铁枪已经刺穿了附近一颗老树裸露在外的树根,立在当场,犹如旗杆。

    一起跟过来看热闹的张小虎与白无瑕都看的咂舌不已,张小虎对白无瑕小声道:“这大个子这么厉害,昙宗大师不会出什么危险吧?”

    “闭嘴,你个乌鸦嘴!”

    白无瑕狠狠白了张小虎一眼,“李大哥的功夫都是我爹爹教的,他拿着铁枪,我爹爹打不过他,现在他手中没有兵器,两人赤手空拳交手,哼哼我爹爹才不怕他呢!”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心中也是有点忐忑,上一次李侠客斩杀官兵十几人,她印象极为深刻,此时生怕父亲失手,不由得双手合十,念念有词,“菩萨保佑,千万让我爹爹获胜,别让吃我羊儿的李大哥赢。”

    就在他念念有词中,李侠客飞身冲上悬崖边上的大块青石,手掌摊开前伸,摆出了电影中黄飞鸿的经典造型,“大师,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