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展开

    作为一个武侠小说迷,又是一名古武爱好者,李侠客最想要见识的就是传说中神乎其神的内功。

    他虽然休修习过硬气功,但是硬气功最多只能将气息运用到表皮上,即便是抗击打能力再强,按照武侠小说中对武学的分类,那也只是外门功法,而算不上高深的内功。

    在李侠客的观点里,只有让气息运转经脉并且产生真气的功夫,那才叫真正的内功,硬气功在厉害,也算不上内功的范畴。

    只是在《少林寺》这部电影中,整部戏都没有听说过“内功”这两个字眼,功夫打斗,用的全都是硬桥硬马,跟所谓的真气一点关系都没有,就个体战斗力而言,与后世的少林寺,区别并不是很大。

    本来李侠客对在这个世界学习内功的事情已经绝望了,却没有想到,现在自己修炼了这个五禽戏,反倒真有了一种很明显的气感。

    这一下不由得又惊又喜,当下不敢怠慢,对自己手中的五禽戏手抄本勤加研习,无一日不用功。

    他修炼功夫,在村民藏身的山洞中多有不便,过了几日,便径直入山,自己找了个僻静地方居住,每日里静思打坐,参悟修行。

    所谓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李侠客还从未像现在这样如此专心于一件事情,身心全都沉浸在这五禽戏中,感受着体内气息如同春日里发芽的小草,由若有若无到能够感知,再到举手投足间有着明显的气感,心中喜悦自不待言。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眼看着树叶变黄,草上结霜,却是已经到了深秋。

    这一日李侠客练完五禽戏后,又将枪法演练了几遍,随后将上衣脱掉,取出一个木棍,对全身敲打起来。每敲一下,都要吸一口气,过来片刻之后,才开始第二下敲打,等到敲击到下阴的时候,间隔的时间更长,全身都敲过来一边后,半个时辰都要过去了。

    这段时间练功夫,把自己当年学的硬气功也重新捡了起来,以前练习硬气功的时候,因为吃不得苦,就学会了劈砖头,其余的功法练了几次都没再练,但是具体的练法却是知道的。

    现在身在乱世,说不定就能遇到什么官兵盗匪什么的,要是能把硬气功练好了,在这冷兵器时代,也多了几分保障。只不过这硬气功可以抵挡重物击打,对于刀剑却防不了,但毕竟是一门不错的功夫,会了总比不会强。

    他这一口气刚刚吹出,不远处脚步声响,白无瑕找跑过来,哭哭啼啼的,显得委屈之极,“李大哥,我被人给欺负了,你要为我报仇啊!”

    李侠客一惊,“怎么回事?是王仁则的兵马打到少林寺了吗?”

    白无瑕道:“不是,你上次杀了那些当兵的后,王仁则的人其实一直都没来搜山,我爹爹说了,可能是你把那些当兵的首领杀了,那些逃兵害怕军法,估计都没敢回军营。王世充的人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杀了他们下属的事情。””

    李侠客道:“那你受什么委屈了?你爹是少林寺武僧总教头,除了当兵的,谁敢欺负你?不怕活的命长了么?”

    白无瑕道:“是一个臭小子!我爹救了他的命,为了救他,我还每天送过去一碗羊奶,两枚鸡蛋,他这才好了起来。”

    她说到这里,一脸的伤心,“谁知道这家伙是个大坏蛋,竟然把我的阿黄给杀了吃了!呜呜呜,我养了大黄好几年了,它最听我的话了,现在却被那个臭小子给吃了!我打他,被我爹爹拦住了,我爹还帮他说话!气死我啦!”

    白无瑕跺脚道:“李大哥,你的功夫好,我爹爹说啦,现在整个少林寺,没一个人能打得过你。”

    他伸手扯住李侠客的衣袖轻轻摇动,“大哥,你能帮我教训一下这个小贼吗?”

    看到白无瑕双颊微红,如海棠含泪,脸上露出祈求之色,李侠客心中微动,当初曾经也有一个女孩这么的恳求自己,拉着自己的袖子,一脸哀求,但却被自己拒绝了。

    那是他伤的最深的一次感情,此后十来年内,再不敢动情,有的只是性伴侣。

    往昔情形在自己脑海里瞬间闪现,李侠客心中猛然一痛,但脸色却是不变,看着白无瑕笑道:“好大的胆子,连你的阿黄也敢吃。我都没舍得吃,这家伙竟然先我吃了,真是岂有此理!”

    他嘴里如此说,心中却知道,少林寺的剧情已经开始了。

    《少林寺》这部电影,李侠客曾经看过很多遍,对于里面的剧情也熟悉的很,其实这就是个练功报仇的故事。

    男主小虎的父亲叫做神腿张,腿上功夫了得,但因为得罪了王仁则,被王仁则给杀了,而张小虎则侥幸逃脱,最后被昙宗和尚救下,随后跟随昙宗习武,立志报仇,在习武期间还救了秦王李世民。最后在李世民率军破东都的时候,主角小虎与几个师兄合力击杀王仁则等人,为父亲报仇。

    整个故事的梗概就是这样,而这个小虎,在报仇之后,甘愿削发为僧,皈依佛祖,而将昙宗临死时托给他的白无瑕置于不顾。

    李侠客在看到这部电影的时候,心中最为可惜的就是张小虎没能跟白无瑕走在一起,这恐怕也是大多数观众的想法。

    现在见白无瑕的黄狗被张小虎误杀吃肉,如果按照时间段来分析的话,估计快到了张小虎出家的时候了。

    白无瑕听李侠客竟然也想吃自己的阿黄,气的不行,“你……你跟那个家伙一样,都是坏蛋!”

    李侠客哈哈大笑,“好了,好了,刚才开玩笑呢。”

    他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衣袖从白无瑕手中挣开,扛起旁边的铁枪,“走,我去帮你出气去!你是想把这个偷狗吃的家伙怎么着?是打断腿呢,还是打断胳膊?还是让我一枪挑死他?”

    白无瑕吓了一跳,急道:“不要!”

    她对李侠客道:“你轻轻打他一顿就行,别打重了!”

    李侠客见她说话之时,红晕满腮,双目迷离,也是吓了一跳,“卧槽,这么快就有奸情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