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内功

    “这……这都是你杀的?”

    昙宗和尚看到村子里的十几具尸体,眼角直跳,看李侠客的眼神都变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应该算我运气好吧,这些官兵没穿盔甲,也没箭手,这才被我侥幸杀了几个,要是遇到高手,估计死的就会是我了。”

    李侠客此时已经平静下来,扶着铁枪淡淡道:“大师,这些人,咱们一起安葬了吧!”

    昙宗和尚问明情况,也是大为愤怒,“这帮畜生,全都该杀!杀的好!”

    他本就是胜负血海深仇之人,当初为了避祸才投奔少林当了和尚,如今又见到官兵杀人这种事情,前尘往事一瞬间涌上心头,大声道:“就该如此!杀他个干干净净才好!”

    在这些尸体上翻找了一遍,得银两若干之后,十几名武僧方才手持方便铲,将这些官兵拖到远处掩埋。

    在打扫血迹之时,白无瑕走到李侠客身边,小心翼翼解释道:“被杀的是罗大郎一家,他们家最近在屋里挖了一个地窖,说是用来藏身,这次大家都往山里跑,就他们一家人非要躲在地窖里,谁知道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她说到这里,轻声抽泣起来,“好好的一家人,转眼就这么死了!”

    李侠客道:“明知有危险,还把希望寄托在侥幸之中,却连累一家老小被杀,嘿嘿,也不知他们到了九泉之下,会不会后悔!”

    白无瑕道:“我爹爹刚才说了,你杀了这么多官兵,这两天,肯定有大队人马搜山报复,你最好入山躲一躲。”

    此时昙宗和尚走了过来,“侠客,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你现在跟着无暇一起进山吧,没个上天半月,不要出来,告诉村民,白天不要生火做饭,免得暴露藏身之所。”

    李侠客道:“我不会连累少林吧?”

    昙宗和尚笑道:“不会!你不是出家人打扮,回头军队在寺内搜查一番,看不到你,这件事便也就过去了,不过委屈你几天啦,不要出来。”

    说到这里,从怀里掏出一本手抄的小册子,递给李侠客,“你天天闹着说要看少林《易筋经》,我少林哪有什么易筋经?不过倒是有一套足本五禽戏,你倒是可以照着这图册练习一下,不过五禽戏只是强身健体的运气法门,并不是实战之术,你要它其实没什么用处。但就算是没用,你也不要外传。”

    李侠客在少林寺的这段时间里,跟昙宗和尚求教武学的时候,特意问了有关易筋经的事情。

    他在后世的武侠小说与动作电影中,没少看到关于少林易筋经的故事,这些影视故事,把易筋经吹嘘的神乎其神,特别是金系武侠小说,把易筋经夸张到了极致,说它是少林武学源头,根本所在,乃是达摩一身武学之大成结晶,学会这本经文上的功夫,那才叫厉害。

    因此他极为好奇这个世界的少林寺,到底有没有易筋经这本经书,如果有的话,到底威力又能怎样。

    只是这段时间习练枪棒,无暇分心他顾,昙宗和尚又说寺内没有易筋经,因此也就不再强求。

    其实此少林非彼少林,如今隋末唐初,没有易筋经倒也是正常,后世之人曾经考证过,易筋经最早出现的朝代也得是宋朝了,现在少林没有易筋经,也说得过去,毕竟这个空间的设定,与武侠小说没什么联系。

    现在见昙宗和尚给了自己一本《五禽戏》,李侠客急忙伸手接过,喜道:“我听人说,这易筋经是少林功法源头,这才想借来看看。现在有这本《五禽戏》,倒也不错。”

    昙宗和尚道:“胡说八道,少林功夫,跟易筋经有什么关系?不过你老是说什么《易筋经》,《洗髓经》什么的,听着倒是不错,日后我少林寺内,倒是可以合力编撰一本《易筋经》来。”

    李侠客张大嘴巴,“不会吧?难道因为我多嘴,这少林寺里以后才有了易筋经?”

    他将五禽戏手抄本揣进怀里,不再多说,当下跟随白无瑕一起向山中走去。

    在这嵩山深处,有一个盘旋曲折的石洞,村民此时都藏身于此,在李侠客入洞说了罗大郎一家的遭遇后,引的村民一阵后怕。

    自此,李侠客便在这洞中陪着村民住了下来,除了偶尔入林打猎之外,便是修习拳脚功夫。

    昙宗和尚给他的五禽戏手抄本,他翻看了一遍,发现这五禽戏与后世网上流传的五禽戏截然不同。

    网上流传的只是几个动作,而现在这部五禽戏,却明明白白的是气功导引之术,每一个动作下来,都有相关的运气法门与之向配合,熊经鸟伸,各不相同。

    “好家伙,昙宗和尚还说这五禽戏不能实战,若是按照这个法子来习练,练成之后,不能实战才怪!”

    李侠客年少之时,就跟村里长辈习练过硬气功,对于气功导引呼吸之术倒也熟悉的很,他知道练气之法不可冒进,稍有不慎,就会出问题。

    当初村里一位长辈练习气功,一不小心练岔了,搞的憋胸炸肺,好长时间没过来,而且一用力就放屁,噗噗放个不停,被人嘲笑了好多年。

    他对着五禽戏,不敢立时着手修炼,而是揣摩好几天之后,方才开始按照图形习练动作,对于导引搬运的法门,却直接无视。

    这五禽戏仿造的是鹿、虎、熊、鸟、猴五种动物的动作而创建的法门,一种动物六个招式,五种动物,一共有三十招。

    等李侠客将这三十招动作练习的滚瓜烂熟,没有丝毫错误后,这才开始尝试着修炼其中的导引之术。

    “呼!”

    李侠客站在树林之中,双臂举过头顶,随后身子向左侧弯,两手岔开,做鹿角抵撞之形,丹田之气过两臂而达手指,只是做了一个动作,双手指头便有鼓胀之感。

    他心中高兴,知道自己练对路子了,当下不敢分心,保持抵角动作几个呼吸之后,方才缓缓归位,进行下一个动作。

    等鹿形练完,便是虎形,一连五种动作全都练完,只感觉鹿形心静体松姿态舒展,虎形威猛刚劲有力,熊形厚重,笨重中寓轻灵,鸟形悠然挺拔,猴形敏捷轻灵,每练习一种动物形态,都有一种不同的感受。

    这五禽戏对应五行,又与五脏相合,练完之后,只觉得五脏六腑一股暖意,通体舒泰。

    本来这套动作做得极为缓慢,以李侠客此时的体力,即便是练习上千招,也不会感到劳累,可是今天这套动作练完之后,却出了一身汗。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此时体力充沛,三十多斤的大铁枪,都能舞动半个时辰而不觉得累,可这三十个动作配合呼吸导引,竟然毛孔出汗,着实令人吃惊。

    李侠客这段时间跟少林武僧习武对练之时,曾问过他们,到底有没有内功以及真气,后来得知,所谓内功,只是内壮之功,真气之说,都说没听说过。

    李侠客当时听了颇为失望,此时一番五禽戏练下来后,体察周身,又惊又喜,“这或许就是内功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