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血性

    作为一个拥有这现代人灵魂的人,李侠客以前在看电视电影的时候,没少看过反派以杀人来威胁别人的场景,当时看了不以为然,没有什么感触。

    可是当今天这种事情眼睁睁的发生在自己眼前时,李侠客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爆炸开来,一腔怒火熊熊燃烧。

    他是血性男儿,做事从来爽利,名字叫“侠客”,生平行事,也有侠气。

    如今眼看村中幼儿被这军官斩杀,村妇也被斩断手臂,不由得勃然大怒,再也忍耐不住,窜出树林,提枪杀向面前几十名兵丁。

    他出手实在太快,变生肘腋之下,现场所有兵士都没有反应过来,一直到他把为首军官杀了,又接连刺死好几名官兵,这些兵士方才知道有敌来袭。

    “拦住他!他就一个人!”

    “张老大被他杀死了!”

    “围住,别让他跑了!”

    一群官兵发一声喊,向李侠客围拢过来,有的慌忙转身,去取兵器。

    李侠客手中长枪舞动,夹风带雷片刻后又刺死几人,他已经杀红了眼,除了杀人之外,再无别的想法。

    现场这些官兵,也大都是从民间征调而来,因为当初被抓壮丁之时,被人欺辱,如今自己当兵,也就加倍的欺辱别人。

    他们都是经过简单训练,便已经投入战斗的兵丁,个人战斗力并不高明,唯一一个武力高明的军官,还被李侠客突起一枪给刺死了。

    此时见李侠客势如疯虎,悍不畏死,现场这些官兵心下都生出怯意,不过仗着人多,倒也不十分惧,将李侠客围在当中,各持长刀围攻李侠客。

    “噗!”

    李侠客长枪刺死一人之后,猛然一扫,一名兵士虎口裂开,长刀已被砸飞。

    李侠客铁枪舞动,无人敢近身,边打边退,眼角余光看到拴在村头的战马,当下飞步上前,一枪将马缰刺断,随后翻身上马,扭转头来,继续向眼前官兵杀去。

    他学过骑马,虽然不懂马战,但只要会骑,就能控马前行,人在马上,杀敌更是爽快。

    此时整个村子里一共才有三匹马,被他骑了一匹,另外骑马的两个人也都被他杀死,其余官兵不会骑马,被他居高临下一阵乱冲,片刻间又死了几人。

    到了这个时候,人人心惊,这才多大一会儿,六七十人,已经被李侠客杀了十来个,剩余几十人见李侠客如此彪悍,全都怯了。

    尤其是李侠客骑马来回穿梭,居高临下,速度又快,铁枪又重,无人可挡,一枪砸下,非死即伤。

    有的脑门被砸,脑浆迸出如同烂瓜,死的极惨。

    这些官兵不是战场老兵,军纪败坏,欺负百姓时,吆三喝四,凶狠无比,但一旦遇到强敌,就显出自己的弱小来。

    见李侠客威猛若此,一群人心胆俱裂,俱都萌生退意。

    当有一个人逃跑的时候,剩下的一群人再也维持不住,发一声喊,呼啦散开,向四面跑去。

    “想跑!”

    李侠客马上看的清楚,见这些官兵要跑,当下纵马前追,“一个都不能走!”

    他打发了性,血贯瞳仁,誓要将这些兵士全都杀死,追上一个,便是一枪刺死,接连刺死几人后,其余的人都钻进树林逃命。

    李侠客紧追不休,将战马丢下,扛枪入林,继续追赶,他非要把这些人全都杀掉不可。

    又再树林里追杀了几个之后,再想找寻另外的兵士,已经不好找了,在树林里搜寻半天,确实找不到人了,这才返回村子。

    直到此时,他才感到疲惫,胸口疼痛不已,低头看去,却不知何时已经被人砍了一刀,但在激斗之时,竟然混无所觉。

    好在伤口不深,鲜血已经不再流淌,李侠客撕下衣衫,将伤口裹住,坐在村头一块青石上扶枪沉思。

    在他身边不远处,躺着十几具尸体,刚才那几个老人孩子在打斗之时,也被那几个兵士顺手砍死了,整个村子里,此时已经没有了一个活人。

    李侠客是现代人的灵魂,一向奉公守法,虽然喜好打斗,但却从未下过重手,更何况涉及杀人。

    但在今天,怒火上涌之下,竟然杀了如此多的官兵,这是他以前怎么也想不到的事情。

    “杀杀杀!这些官兵都该杀!他们的头领更是该杀!”

    李侠客坐在青石之上,看着面前的一具具尸体,心潮起伏,面目狰狞,“干脆冲进城中,把王世充、王仁则一发杀掉,也算是为民除害!”

    在电影中看到的官兵残暴,毕竟是假的,并不觉得如何,但现在如此惨事自己亲眼所见,这才知道什么叫做乱世!

    有句话,叫做宁做太平犬,不当乱世人,现在看来,一点不假!

    他站起身来,正想着牵马进城杀个痛快,惊呼声从旁边响起,抬眼看去,就见白无瑕站在不远处,一脸惊讶恐惧神色,对李侠客颤声道:“李大哥,这些人都是你杀的?”

    李侠客刚才脑子混乱,白无瑕走来的时候,他一无所觉,此时听她开口,才发现站在不远处的她,闻言道:“是我杀的!你去少林寺里,给你爹爹说一下,让他带几个人来,把这些尸体埋了吧。”

    白无瑕俏脸发白,眼中惊疑不定,“这么多人都是你杀的?”

    她看向李侠客的神色,略带惧怕之意,“杀了这么多?”

    李侠客不耐烦起来,“这些官兵恶贯满盈,我杀他们,算得上是替天行道,你怕什么?”

    白无瑕见李侠客神情焦躁,吓的后退几步,差点摔倒在地,转身向山上跑去,“李大哥,我……我现在就去找爹爹!”

    李侠客见白无瑕被自己吓的跑了,心中极为不爽,“老子为村民报仇,你竟然感到害怕?小娘皮果然靠不住!”

    他到了这个时候,心情才慢慢恢复过来,心中一阵后怕,“我这也是气迷心窍了,这么多官兵,我竟然冲过去跟他们厮杀,要在平时,绝不会有这么大胆子!”

    “刚才我还想着冲进洛阳去杀王仁则,真是头脑昏沉,自不量力,幸亏白无瑕来的及时,说不定我还真的就跑到洛阳去了!”

    此时天色渐晚,微风轻吹,现场血腥气扑鼻,令人闻欲呕。

    李侠客站在尸体中间,呆呆出神。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脚步声传来,昙宗和尚领着十几名武僧,手持方便铲,大步赶了过来。

    等看清现场情状,几个人神情微滞,呼吸都粗重了几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